順德圖書館_《我是個年輕人,我心情不太好》
首頁 > 資源> 精品書評 >《我是個年輕人,我心情不太好》

《我是個年輕人,我心情不太好》

加入時間:2019-11-29 17:00    訪問量:110    信息來源:


責任者:(挪)阿瀾·盧著
索書號:I533.4/44

這個年輕人,二十五歲,讀著大學,某一天,他突然覺得生活毫無意義。他掉了線。他說,“年歲的增長向來牽連著一種特殊的不安”。因為搞不懂生活和時間的意義,他退了學。好像一下子掉進了裂縫里,他一定要想清楚這個問題,生活才可以繼續。這可是個重大問題,是人生中的重大事件。

為了解決他的問題,他開始做各種嘗試。

他羅列自己擁有的東西,和沒有的東西,他擁有11件東西,比如一輛不錯的自行車,一個好朋友,一個壞朋友,一部照相機,一雙幾乎全新的跑鞋;他沒有6件東西,比如計劃,激情,女朋友,靠譜并覺得一切將會好起來的感覺。他把11和6求和,得到17。他說這個數字關系到生活的真髓。但隨即又感到沮喪,因為“有些擁有的東西其實根本無足輕重,而大多數我沒有的東西卻都是理想生活的核心。”

他買了一個紅色的塑料球,自己扔著玩,他說扔來扔去的絕對有些好處,至于是什么好處他也不知道,但大家都應該扔扔球,他說他在對著墻壁扔球玩的時候,“可以暫時忘記時間”。

他看物理學家保羅寫的關于時間的書。物理學家的理論是,由于重力的緣故,太陽上的時間比我們的時間慢二十億分之一;坐在樓頂上的人會比地面上的人老一些;而所有的一切終將會消失。這讓他更加沮喪。

他跟上幼兒園的小朋友波樂一起比誰見過的動物多,為了避免以大欺小的嫌疑,他主動表示波樂可以算上他爸爸見過的動物。結果他輸了。

他跟他的好朋友金發傳真,彼此列出各自讓自己激動的事物。金列的又多又好,他很羨慕。

他的壞朋友肯約他見面。他說,“肯的世界充滿了我不想與之沾邊的東西,肯代表了我想避免的一切。”但他還是答應了肯的邀請。渾身充滿了草根和屌絲氣息的他跟這個滿嘴都是女孩和葷笑話、自以為是精英的人見面后的第二天早上,說:“我應該買點什么東西來彌補一下與肯見面對我造成的創傷。我覺得我倒退了兩大步。”

于是他買了一副打地鼠。就是這副打地鼠,心情不好的時候,敲幾下,緩解了他的焦慮。

他還是忍不住給保羅寫了一封信。他問了十二個問題。前兩個是:時間是否存在?宇宙的尺寸是否讓你恐懼?

他認識了女孩麗莎。他在哥哥的說服下去了趟紐約。

這枚屌絲在戀愛的時候啰里八嗦又賤兮兮:“臨走前她給了我一個擁抱,事后回憶起來,我覺得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個吻。基本上應該是個擁抱。但也許也能算是個吻。”

然而他也經常能說出一針見血的話,比如:“智慧應該是一種可以買來注射到靜脈里的東西。”

不管怎樣,在書的最后,人生又接上了頭,他找到了那種很靠譜的感覺,他終于感覺好多了。

我回想起自己人生第一次卡殼的時候,那時候“屌絲”一詞遠還沒有出現,炫爛(意思是又炫又爛)的二十一世紀還沒有到來,我突然就陷入了一種經典哲學式的困境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宇宙是怎么存在的?

每個問題都像一塊巨石,橫在我的人生小路上。

我花了整整一個星期,躺在床上思考,并且拿這些問題去問了一個我最信任的朋友。她沒有告訴我答案。于是我在充滿困惑的同時,還充滿孤獨。如果那個時候我能看到這本小說,意義一定是完全不同的。我后來經常發出此類感慨:如果我早十年看到這本書,如果我早五年認識這個人……人生的錯過和延誤造就了殘缺和不圓滿的我們,而且永遠無法彌補。當然,如果你跟這本書中提到的印第安人一樣,并不相信時間是單線的,而是可以回轉和循環的,那么,你會樂觀很多。

在那個卡殼歷險記的最終,我像寫論文一樣,在日記本上長篇大論地梳理出了我認為可以自圓其說的宇宙和我自己運行的原理。這些現在看來幼稚好笑的原理說服了我。人生又可以繼續了。

只是我那時并不知道,卡殼什么的是會經常出現的,簡直就像生理周期。此后的卡殼,有的被我甩開了,有的一直帶著,直到現在我還是拿它們沒辦法。

只是,我們都盡了力。小說中的主人公站在帝國大廈的樓頂,拿望遠鏡看到下面的街上擠滿了人和車。有個男人從銀行里出來,試圖攔下一輛出租車,同時瞥了一樣手表。“他看上去和你我一樣。完全正常。他一定有老婆孩子,在郊區有有所小房子。他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輕盈飛揚捉摸不定的憂愁在遇到了實在有重量的生活后,有很大一部分可得到化解。這就是為什么很多智慧又靠譜的人用埋頭工作和生活來面對人生的卡殼。而這個世界教給我們的一個經驗正是:A問題無法直接被B回答,但是通過CDEFG,我們找到了答案。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需要顧左右而言他,不是在逃避,而是因為,世界真的不是一條直線,它是混沌又生機勃勃的一團。對待它,要像小孩子對待一個大花園,東跑西顛亂蹦跶,只有這樣,才能把花園搬到心里。

這么說來,主人公也是個有智慧的人,他問了自己問題,卻并沒有把自己關起來憋著勁兒地回答。他去看,去吸收,完成體內的血液交換。他在圖書館看到看到一個流浪漢,衣衫襤褸,卻在認真看一本經濟學的書。于是,他知道,世界比我們想象得要復雜得多。

面對比我們想象得要復雜得多的世界,卡殼又算得了什么呢。卡殼的時候,學學主人公,扔扔球,打打地鼠,列出一串讓自己高興的事,如果這個表足夠長,那表示我們對生活的把握已經足夠好了。

“下了很久很久的雨,終于還是停了。一切聞起來都格外濃郁,樹上堆積著各種各樣的綠色。”

上一條:《新賣桔者言》

下一條:《第二十二次別離》

【返回】【頂部】【關閉】

捕鱼来了怎么赚人民币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app 快中彩走势图 正规网上兼职赚 炒股网上能开户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规则 黑龙江36选7 足球直播视频 皇家真人棋牌 甘肃11选五5中奖规则